亚洲丝祙制服在线播放_亚洲 欧美 制服 视频 图片 小说,无弹窗广告:
广告合作邮箱: LSJ2022@outlook.com

老干部与好儿媳

我有一个好媳妇。我是一个刚退休四年的高层管理者,今年六十四岁。膝下一个儿子,妻子在我五十一岁那年因癌症去逝了。孩子在一家跨国公司工作,可在三年前因车祸身亡。五十九岁那年,我因胃病进了院,结果认识了我现在的媳妇。她叫亚莉,那年二十二岁,是一名护士生。她是个一般的美人,瓜子脸,一双不算大的眼睛,但看上去却好象每时每刻都在笑;一个高高的玉葱鼻,一张小嘴巴,笑起来左边脸蛋上还有个小酒窝。但她的身材却是一流。171cm的身高,苗条的身段,最诱人的是她那胸围,不只35寸,穿着护士服时好象都快要炸开似的,加上她那把卷曲的马尾辫子,走起路来相当有动感。她的皮肤特别的好,非常白净,十根手指是那么的白嫩纤细,从她脖子和手臂上,可以看到她皮肤的光滑和细嫩。最吸引我的是她那善良的心肠,蛮容易心软的。那是我最佳的媳妇人选。在住院时,我的房间总是好不热闹。我的部下们对我实行车轮战,一个接一个来探望我。也免不了水果补品之类的。幸亏是住一人房,要不然我会对病友过意不去的。亚莉正好是负责我房间。她做事细心,除了准时帮我测体温、派药外,还询寒问暖,挺体贴老人的。当然以我多年的交友经验,很快就和这位小护士熟落了。她向我请教了许多人生经验,当然我也乐意讲诉我的经历。入院第三天早上,我想削个苹果吃,手笨削得慢。正好,亚莉进来帮我测体温、派药。

  看见我这个慢郎中,笑着把小刀和苹果抢了过去,说: "龙伯伯,让我来帮你吧,男人干这个就是比较笨。“ "小莉阿,那就让我练习一下吧。” "我帮您是有代价的哟,您就继续给我讲您的故事吧。“

  " 那好!“我边思考,边吃药。之后,亚莉便把剩余的果皮削完。我接过果皮,用勺子刮着苹果,说到: "我在你这年纪的时候……" 半小时后,儿子到了,这次他来早了。此时,我心头一动,赶紧替他俩作介绍。因为前两天,他俩都碰不着。看上去他们对比此的印象都不错。(我儿子176cm高,不争气,没老子179cm高)

  事后,我悄悄对儿子讲: "嘿,这姑娘不错吧,你可要努力哟。“他心里欢喜,不好意思的笑了笑。住院期间,发生了一件我不好意思的事儿。这天,我睡午觉后醒来,不知什么时后我的老弟翘了起来,想念老伴了,接着起来拉尿。就起来拿着尿壶脱下病裤坐在床边拉尿。我还没拉完之际,亚莉走了进来。此时,我有点不知所措,赶紧拉上裤子,结果尿湿了裤子。亚莉也不好意思,转过脸去,过一会儿,亚莉走过来,见我遮遮掩掩的,裤子湿了。呲的笑了一下,说: "龙伯伯,看你,裤子湿了,赶紧脱下来,我帮你拿出去洗了。”亚莉劝道。 "嗨……,人老了,不中用。“傻笑了两下。我便慢慢的脱下裤子(我这老家伙住院时哪有穿底裤呀)。这时,我的老弟刚才的气还没消,而且又在又在年轻漂亮的小姐面前,我越发紧张,我的老弟绷紧了,嘣的弹了出来,越发棕红。亚莉当然不敢正视我,她侧着脸。但是,我从床头的镜子看到,亚莉不自觉的瞄了几下我的老弟,脸蛋犯红。我把裤子递给她,她赶紧接过,走了出去。不久,她拿了条干净的进来。我从被窝里爬了出来,照样在她旁边穿上裤子。她也照样侧着身子,百无聊赖的摸着床尾靠边。之后,她并没离开我的房间,而是继续跟我聊天。这事就这样过去了。还有一次,我整天都在吊针,少说也有四五个小时。期间,尿急难忍,等了好久,亚莉进来,看我吊完第二瓶没有,好帮我换第三瓶。我看见她,就急着招唤她过来。不好意思地说: "小莉,我憋的受不了了,要上洗手间。” 我就要起床。 "龙伯伯,你这手不能用力,也不能动。而且洗手间在走廊的那头,远着呢。“ "我真的很急,”

  这时我顾不了这么多,就出了个骚主意。" 要不你帮我,用床底下那尿壶。

  “我装作可怜而又渴望的望着她。 她迟疑了一下,”唉。“红着脸,点了点头。

  她走过来,我在床上,她两只玉手轻轻地帮我扯下裤子,我的老弟又一次展现在她面前,她没出声,也不敢看我,只是低着头。我心里开始紧张起来,我的老弟已经好多年没被女人碰过了,我感觉到老弟在慢慢充血。我也紧张地看着她的一举一动。亚莉拎起尿壶,右手就小心的握住我的老弟。我受到她那又暖又滑嫩的手的刺激,老弟顶着她的手,一秒内涨成约20长约5cm粗。

  这时她脸更红了,显得那么娇羞可爱。她看着我放完之后,放下尿壶,小心亦亦地帮我穿上裤子。我忍不住说:“真不好意思,要你帮我这样的忙,谢谢。”

  " 没什么。“?便拿着尿壶帮我倒掉。我心里美滋滋的,我们的友情也更上一层楼。谈话时,我拍拍她的头,搂搂她的腰;她也牵牵我的手,推推我的肩,是常有的事。我儿子因工作没来常看我,我也在亚莉面前帮他补补功课。很快,两星期住院期过去了,我要走了。亚莉那天很不开心,满脸想哭的样子。我拍拍她的头: "傻孩子,我又不是去死。志威,以后多约亚莉到家里玩。”

  至此,她在儿子的邀请下,常到家我玩。出院三个月后,我借病退休了,那时我正好六十。也该好好享受人生了,于是搬到郊外宁静的别墅去住。亚莉到家里玩时,我们照样有讲有笑。有时她好象把我儿子忽略了,坐在我身旁讲个不可开交。有天傍晚,她在我家等志威,我洗完澡不久,我招呼了她几句,就去洗我那几件底衣裤。她也无聊,走过来看我做什么。见我正蹲着洗衣服,就说: "我帮你。“就这样抢了过去洗。她细心的洗着,翻了又洗翻了又洗。洗完后在我面前晾起我的底裤,”看,洗得多干净。“便笑着拿出去晾。我看看我的手,我也笑了。很快,又过了半年。志威要被派往美国工作两年。他怕失去亚莉,便跟我说要向亚莉求婚。我当然赞成。结果,一星期后的一天,他有点丧气的说,亚莉说还得考虑一下。嗨,看来我这张老脸得出动了。星期六,估计亚莉在家,我就来个突然袭击,按她留给我的地址摸索到她宿舍。她是离开她乡下母亲和两个姐,一个人在医院附近租了间房住。我到她门口时已是十点多了。我便敲门: "有人在吗?”我问了几声。 "谁呀?“ "是我,龙伯伯。”很快,亚莉开门,擦着眼睛请我进去。接着,她去洗脸,我就坐在靠门的那边的窗低下的靠椅上,打量着这房间。这是个十平方米左右的单间。我对着就是横着放的床,床头摆张梳妆台,这也是书桌了。我的左侧,门的旁边是一个很小的洗手间。亚莉洗完脸后,给我到了杯水,才靠着墙坐在床上面对着我。这时。我才留意到她的打扮。她只是穿着件白色小背心,一对丰满的奶子撑起背心,明显看到两粒葡桃般大的乳头突了出来,两圈黑黑的。下面穿着条质地很薄并且很宽松的短裤。她两脚直着约45度叉开。虽然挂着窗帘,但在光管的照耀下,清楚地看见她裤裆里的情况。她并没穿内裤,我从裤脚处看到了她裤子里面大腿根部稀疏的阴毛。我的老弟哪有不兴奋的,我赶紧用随身手提包盖着。故作镇定跟她闲聊了一下她近来的情况。原来,她刚下夜班,早上八点才回来睡觉。可是,我的眼睛实在不老实,不自觉地只想往她裤裆内看。她不知是没有在意,还是给我方便,并没做掩盖,反而撑起了一条腿,让裤裆里面露得更大,我竟然看到了她的阴部。我实在有些兴奋的受不了,说话的时候,只觉得喉咙发干,浑身发热,思维都有些混乱。就单刀直入的问她: "志威向你求婚了,你觉得他人怎么样?“ "他嘛,人品还不错,就是讲话做事不够经验,不够踏实。” "其实我这次来是说亲的,我是很希望你能同意的,怎么样?看在我这张老脸上,给他次机会吧。“她没出声,象似默默的思考着。我不知道自己怎么又说了一句:”小莉,其实,我也很喜欢你。“她看了我一下,还是不吭气,我又说:”我在医院一开始看到你就觉得喜欢上你了。在家里成天盼着你去,我一天见不到你,就觉得心里不塌实。你还是同意了志威吧,让我们成为一家人。“忽然,她站起来,走进了洗手间,可能她没有从里面把门插上,门竟然自动地开了,她正把裤子往下退,她稍有些慌张的楞着看了我一下,我一下就看清楚了她那白色的肌肤,小腹下长着稀少褐色的阴毛。我们对视了一下,她竟然没有再去关门,就这样低下头,继续脱下裤子蹲下在我面前小便。她再没有望看我。显然,她早已不把我当外人了。小便完后,她穿好短裤,走过来坐到了我的椅子扶手上,我搂住了她的腰。她轻声说: "其实……" 她不好意思的迟疑了下,一下子搂着我的脖子,继续说: "其实我也是喜欢伯伯你的,你人好,做事细心,又阅历丰富,在您身上我学到了不少东西,我真的好喜欢你。”

  " 其实我早已略有察觉,我也好喜欢你,可是你今年才23岁,我已61了。年龄相差那么大,怎么能行呢,我……" 我说不下去了,因为不知什么时候,她手已拉开我的裤链,掏出那早已涨硬翘起的阳具握在手中。轻轻地抚摸套弄着,手指还在挑弄着我的子孙袋。我感到阵阵舒服感涌上心头。 "在医院那次,那是我第一次碰男人的东西。“她说到这,我再也忍受不住心中的欲火。我一下子把她抱到床上,我们俩在床上翻滚吻着,最後我压在亚莉的身上。我们的嘴紧紧的吸着,我把舌头伸她嘴里跳逗她的舌头。她也伸出舌头和我缠绕。我们就这样紧紧抱在一起,吻了几分钟。

  我迫不急待,脱去她的背心,她也脱掉短裤。她就赤裸裸地躺着,我坐在她身旁细细欣赏这美丽的胴体。洁白略带粉红的肌肤,高耸的双峰,象两颗熟透的大蜜桃,尖端两粒鲜红的乳头,细腰丰臀,还有迷人的阴户,多美妙的曲线啊!

  她红着脸,微笑着看着我。我伸出双手,轻捏着双乳,我的嘴顺她脖子边吻边舔下去,渐渐吻到乳房,最后含住右乳奶头。我用舌尖拨着,用手吸着,用手挤着,仿拂硬要吸出点乳汁才罢休。她则是细声地呻吟着。吸完右乳,同样吸左乳。而我的一只手已到达她的阴户,用心地抚摸着。我用两只手指头掰开她的两片厚阴唇,中指挖着小穴口,母指拨弄阴核,尾指也轻揉着阴户最下端。她急促地吟喘着,不停地摆着双脚。我觉得只是舔吸她的乳房还是不够,我的嘴继续向下游溺,舔过那光滑的肚皮,越过稀疏的阴毛区,终于来到阴户。这时,我用舌尖由下往上,慢慢地轻轻地舔着小穴。在我舔弄下,原本湿润的小穴更是渗出淫水。她两条腿紧张的夹着我的头,仿拂想制止我的行动。我当然不会给她得逞,两手掰开她的腿,更是大口大口舔食起来。最后,我一口含着她的阴核,拼命地吸弄,这时,她忍不住叫了出来: "龙伯伯,我受不了啦。“哗……她射了一股阴精,幸亏我缩的快,结果把床弄湿了。我对着她会心一笑,她也羞答答地望着我。 "我现在帮你开苞吧。“接着,我快速地脱光衣服。端正了一下她的位置,手持早已翘得老高的大肉棒先在阴唇外面擦弄一阵,让肉棒润滑一下。然后对准小穴慢慢地向前挺进。 " 哎呀……" 亚莉跟着微叫一声。 "疼,你的太大了,我受不了!好痛……好痛……" 我一看,原来我已破了她的处女身。她闭着眼睛,眼泪也渗了出来。 "你忍着点,等一下就好了。“我不敢强行进入,只好进一点退一点,好不容易才把整根肉棒插进去。此时,我感觉到我的肉棒被她的嫩穴夹得紧紧地,舒服极了。我开始慢慢地抽送着,生怕弄疼她。她则跟着我的节奏呻吟着。如此速度怎能满足我,我渐渐加快速度。但她可受不了,急促呻吟,因为怕邻居听到,便随手拿了件衣物塞住自己的嘴。最后在我的急攻下达到了高潮。而我也差不多要射了,我赶紧拔出我的老弟,用手完成其事。精液就射在亚莉的身上。我俩相对凝视着都满足的笑了。此时已是中午12点多了。我们赶紧洗澡,之后一块儿到楼下的餐厅吃饭。午后,当我俩回到宿舍后,我的性欲再次高涨,在我的要求下,我们又做了一次爱,再次让亚莉熟悉了我的老弟。跟亚莉的爱使我对儿子有了罪恶感,在我离开前,我苦苦哀求亚莉跟我儿子结婚,能定婚也不错。她最后答应跟我儿子定婚,我才没那么羞愧地离开。

  几天过去,儿子高兴地对我说亚莉答应跟他定婚,我当然心中有数,可是还是值得高兴一番。之后,亚莉也保持时常来我家。我每次见到她都很高兴,亚莉也一样,但每当我跟他俩在就觉得蛮尴尬也挺内疚。而在这样的场合下,我尽量掩饰自己。我这个老油条做到这点不算困难,与往日一样从容健谈。在我的影响下,亚莉也表现得毫无拘束,有时更肆无忌弹。情欲对于我们这些凡人来讲是很难控制的啦,就那天的一星期后我们又控制不住了。那天是她的轮休日,下午,我邀她来我家吃晚饭顺便商量她们之间的事。结果她早到了,志威还有一个半小时才下班。她来得正好,可以帮我做菜。我俩兴致勃勃,用了1小时左右就做好了一顿丰盛大餐。剩下的时间,我俩一起坐在餐桌旁边聊边等志威回来。 "还有一个多月志威就要到美国了,可你还要等两年才成为我媳妇,真难为你了。对了,志威有没有要求你跟他上床?“ "没有啦,就算有我也不会答应的,我怕他在乎,也怕他追问,这事结婚再说吧。”我听了觉得即可惜又高兴(替儿子可惜为自己高兴)。接着,我亲切地拍着她的大腿问: "那到也是,哦……你下面那里已经没事了吧?“她便借机向我撒娇,她轻轻一拳打在我肩膀上,娇气地说: "有没有事你自己看。”然后,她坐着脱掉自己的内裤,接着,撩起裙脚站在我面前,撅着小嘴滑头地看着我。我又再一次与她的漂亮小穴重逢。 "哎呀,我老眼昏花看不清。“我跟她开玩笑。她就干脆坐在长型餐桌上,岔开大腿成90度,两手撩起裙子对着我。只见她那肥厚的阴户依然紧闭着,真是白腻可爱透了。我两手迫不急待地伸到她那里,轻轻地掰开阴唇,粉红的小阴唇就露了出来,她的处女膜已是被我穿破了。我施展上下游龙,细致地抚弄着她的阴门。她低着头盯着我的一举一动,她的眼睛仿佛是在期盼、享受着我对她的抚弄。我抬起头,微笑着对她说: "你的小穴真漂亮,现在舒服吗?”她已是满脸通红,春意荡漾。她点点头,但却象小猫似地一动也不敢动,好象生怕打扰我的行动。 "哈、哈……已经那么湿啦,吃饭前我得好好品尝一下你的爱液。“接着,我就一头栽了下去。

  她也随即把两腿分得更开,好方便我舔食。在我的刺激下,她哼出娇滴滴的呻吟声,她已不敢再看我对她的蹂躏,用裙子盖住我的头,两手按着我的后脑,全情投入地享受着。她那越来越多的爱液,触发了我的性致。我突然抱起她,把她抱到沙发上,然后赶紧拉开裤链,掏出我的肉炮,在她的阴门上磨擦。她瘫软地躺在沙发上,已是无力抵抗了。我一使劲,整根肉棒就插进了她的小穴内。那是多么销魂的时刻啊!她咬紧牙关来抵御我这致命的一击。我双手可没闲着,伸手解开她上衣的纽扣。我已没心思去解她那乳罩了,双手由下直往上插,待抓住双乳后就揉搓了起来。可能是太压抑了,她马上把乳罩的扣子解开,双手自由了,那更是揉、抓、捏,样样用齐。就在这水乳交融之际,忽然”叮咚、叮咚“,门铃响了。 "糟了,志威回来了。”我赶紧拔出肉棒往裤裆塞,随手拉上裤链。亚莉此时苍惶不知所措。 "快,快点躲到洗手间里。“在我提醒下,她捂着胸就往洗手间跑。我便起来刚往门口去,一眼看到餐桌旁的椅子上还留着亚莉的内裤,我立即将它拾起塞进裤袋里。真的好险啊! "来啦。”在门洞里一看,果真是志威。

  我便开门。可是我的老弟还没消气,开门时只能用门挡着。 "现在才回来,亚莉已经到了。“我跟在志威后面,边说边赶紧用力搓裤裆,老弟这才熄火。许久,亚莉才从洗手间里出来,脸上用水洗过,应该是在降温吧。当然,志威没啥可怀疑的,因为亚莉早已是家里的常客了。于是我们随即入席就餐了。我坐在主位,她俩面对面地坐在我两边。亚莉看起来坐得有点腼腆,是紧张还是因下面真空所致就不得而知了。我暗中把脚伸过去拍拍她的脚以示安抚。

  她的脚也给了我回应,随即安稳了下来。关于他俩的事,我们边吃边谈。…… "哎……志威还有一个月就要去美国了,到时候只剩下我一个人孤伶伶的,真可怜。“ "爸,别说这个。我会常打电话回来的。对了,还有亚莉在嘛她会常看你的。” "是呀,我天天来看您。“她含情默默地看着我。 "哪能行呢,要你跑那么远,你还得上班,太辛苦你了。”我讲得真够违心的。 "这个嘛……阿,二楼不是有空房吗,亚莉可以搬来住嘛,这样不就多了个伴吗。

  亚莉,你的意思怎么样?“他不好意思地看着亚莉。我也趁机加上一句: " 说的也是,亚莉迟早是我的好媳妇,搬进来住也无可诽议,家里有车,我可以送你上班,打发一下时间,你也不用在外头阻房了,愿意吗?”我盼望她的回答。

  " 哦……" 她象似在犹豫。

  我见此状,立即暗底下用脚抚摸着她的脚背,我是在哀求她。她低下头,忍不住微微一笑,然后故作正经地说: "那好,我着个准媳妇对公公尽点义务是应该的,希望我不会打扰您。“此时,大家不约而同地开怀一笑。又继续聊别的。

  吃完饭后,志威习惯性地收拾碗筷。我趁他在厨房里忙着,赶快把内裤塞回给亚莉,我不能留下罪证。她便进洗手间把内裤穿好。之后,志威送她回去了。就在志威临行前一个星期,他出了车祸。那天晚上,他的朋友约他吃饭为他送行。他们喝醉后一起开跑车去兜风。谁料,儿子就这样离开了我。丧子之痛难以用笔墨形容,结果胃病复发进了院。幸亏有亚莉照顾。医生叮嘱我说,我以后不能吃刺激的、难消化的东西,尽量吃些流质的食品,亚莉也在一旁听着。待医生出去后,她留下来陪我。

  我还是住在上次的病房,我思念儿子,坐在床上发呆。她见我这样,也很伤心。她紧握我的手,按慰我说: "龙伯伯,别这样。人死不能复生,您得保重身体,把这丧心事忘掉才对。“ "小莉,说得容易做就难啦。” "放开一点,我会帮您把它忘掉的。“说完,她解开护士服的纽扣,再把乳罩的前扣解开,这样,她那对巨乳就弹了出来。接着,她把内裤脱掉。我知道她要用性爱来安慰我。她爬上床狗趴式地跨在我上面。之后,她把护士裙撩到腰上,那圆溜溜的屁股和一见就想玩的小穴便展现在我眼前。这时我是斜躺着的。她把小穴送到我嘴边让我舔食,而她就拉下我的裤头,低下头叼住我那还未完全勃起的老弟,无微不至地吸弄着。我真的好感谢她,于是尽力帮她舔穴,舔干她的淫水。她那双吊着的奶子象炮弹头一样,好可爱。

  我不禁用双手去托它、抓它。她吸得我的老弟好舒服哦,猛地爆涨起来。她意识到时机已经成熟了,便用坐莲式将肉棒套进她的迷洞内,还不停地套弄着,直至我射完精后才离开。如果不是有亚莉陪我,在医院的日子就真难熬了。这不,这天我在病房里闷得慌,就叫亚莉陪我去散步。不知不觉,我们来到了住院部的儿童病房,这儿是在我楼下。忽然,我被一名婴儿的哭声所吸引,一少妇抱着他坐在走廊的凳子上。婴儿勾起了我对志威的思念,我便坐在斜对面看着这小家伙。

  小家伙应该是饿了,少妇从碗里夹了点瘦肉放进嘴里嚼得稀粑烂,然后口对口地喂给小家伙吃。可小家伙不爱吃,把肉吐了出来。第一次是这样,第二次也是这样。少妇没办法了,揉了揉自己的右乳只后把乳房掏出来,将乳头塞进小家伙的嘴里,小家伙就本能地吸食乳汁起来。这一幕充满了母爱,多温馨啊。我见到此情此境不禁感叹,自言自语地说: "要是有人这样照顾我就好了。“ "会有的,一定有人会这样照顾您的。”站在身旁的亚莉小声地在我耳边说。我回头看着她,拍拍她的手,心中感到无比的心慰。我出院后,亚莉遵守了诚诺,搬进了我家。

  为了更好地照顾我,她把工作辞了。从这时起,我就开始了性和爱主导一切的生活。受到少妇的启发,她为了我能吃上母乳,就找中医开药,她还要我帮她吸奶,每两小时一次。

  起初几天没什么动静,结果把血给吸了出来。当时我心疼死了,不忍再吸下去。在亚莉的鼓励下,我坚持了下来。一星期后,她的乳房终于有奶出了,这把我乐坏了,第一口奶的感觉是又甜又美的。两星期后,她的乳房长成了木瓜状的奶子,胸围足有39寸。乳头也变得象一粒大葡萄那么红那么大,奶子里蕴藏了大量的奶水,足够我饱餐一顿了。这对大奶子也确实给她带来了负担。穿普通乳罩嘛又绷得紧,不穿嘛奶子又会下垂。她就改穿那种在颈后打结的宽松胸围。一来可以较宽松地兜着乳房,二来可以方便我容易地掏出乳房来吃奶,或伸进去抚摸奶子。不过有时她的脖子累了就不穿了,那我的双手就充当她的临时乳罩。也又因为她的奶子,我的饮食习惯就完全改变了。

  我一天吃5顿,即上午8点、中午12点、下午4点、晚上8点和凌辰12点前,每4小时1顿从不间断。我们的就餐方式也改变了。我们是连吃饭也要性交的。进餐时,我坐在靠椅上,她就坐在我的大腿上,张开大腿把我的宝贝含入她的小穴内。两个生殖器就紧密地结合在一起。我就掏出她的乳房,有时干脆把吊带解了。同时把双乳托在手上,然后我左一口、右一口地吸食起乳汁来,有时甚至把两个乳头含进嘴里吃,直至把奶水吸干。餐桌上的饭菜绝大部分是她吃的,偶尔我也叫她给点我吃。那她就把饭菜放进嘴里嚼烂,然后以接吻的方式把饭菜一点一点地用舌头推进我口里。最后,我还得帮她舔食干静她那小穴的爱液,直到她吃完饭收拾碗筷为至。这一来,我的主食实际上是她的乳液、唾液和爱液,没了她我就活不了了。我们的爱完全是由性爱来表达的。至从她搬进我家,我们每隔几天就有一次狂风暴雨似的性交。性欲一来,管它在哪里,只要没人听见没人看见,性交、肛交、口交什么都做,一般持续数小时。我是不喜欢女性的阴户有毛的,我认为女性的身体是天生尤物,除了头发眉毛外不得有半点瑕疵。所以,每当我与亚莉进行狂风暴雨似的性交时,我都会偷偷地拔去她的耻毛,直至拔光为至。而后我用这些耻毛做了只戒指戴在手上。当我show给她看时,她也不甘落后,把我的毛给拔光了,也做了只戒指。

  这下可好,我们的性器官都变成光秃秃的,怪sex的。相对这狂风暴雨似的性交来讲,我们更注重、更喜欢两个生殖器长期的、紧密的结合在一起。因为这样能长期地感受到对方给与的爱。无论在吃饭、在闲聊、在睡觉、在洗澡还是在上洗手间等时候,我们都紧密地交在一起。而上洗手间是个难点,大便时当然不必分开,她小便时也只需用一条吸长导管将尿液导出。只有在我小便的时候,才分开短暂的时间。有几次我都分不清是尿还是精,通通都射进她的子宫内。为了使我们更好更紧密地结合在一起。亚莉想出了一个点子。她买回来一些极有弹性的布料,做了几条超大码的三角裤。裤裆下开了一个洞,用拉链缝上。当我们要保持长时间结合时,就一块把这裤穿上,这样在裤子的束缚下,我俩的下半身就紧紧地贴在一起,在没有耻毛的情况下,两个性器官就紧紧地套在一起。从上面看下去,连一点逢也没有,实在太好了。当我们上洗手间时,只需拉开裤链就可以了。这样,我的腿就是我们的腿,我抱着她一块在屋内走动,她的腿只起着夹我的腰的作用。而她的手就是我们的手,我双手就只抱着她,或抚摸她身体的任何部位,其它一切工作都交给她了。我的宝贝在她那潮湿的穴道内感到很温暖、很安全。而她也觉得很充实、很实在。在如此高强度的性生活下,我光吃那五餐是不够的,我还经常吃些壮肾补阳的补品,有时还吃药。现在我介绍一下我们一天的生活。早上,我们7点左右就醒了。亚莉总是比我早醒,因为我的老弟在我朦胧之际早勃,把她弄醒了。她还是一直陪我睡到我愿意起床为至。但也有调皮的时候,她握住自己的奶子一挤,奶水“哗”的射到我一脸都是,把我弄醒了。

  我当然会惩罚她咯,我拔下几根头发,扎她的乳头洞,甚至扎进她的尿道口,在里面搅和。弄得她其痒难忍,淫性大发。

  自然又引发了一场性爱大搏斗。我们起床后并不立即分开,而是我抱着她去洗脸,我俩的洗脸刷牙她都一手包办了。之后,我们回到床上,我便进食我的早餐——她的乳汁。这时,她的奶子憋了一晚,奶水多得是,我是极难的把它吸干,她也帮我抚背助消化。接着,是个痛苦的阶段。我俩每次分开时都是难舍难离的,当我将宝贝拔出一半时,又不舍得,从新将宝贝插回去。有时她也不愿意,迎上来把宝贝含住。折腾许久才肯分开,这时已8点时分了。此后我们一块做运动,晴天就到外头跑步,坏天气就在家里玩跑步机,这需时约半小时。接下来的时间是亚莉吃早餐的时候,我当然会陪她啦,有时我还会调皮地在她嘴里强食呢,少不免一场唇枪舌战。她现在已是个家庭主妇了,早餐后,她就去市场买菜、买日用品。我讨厌去市场,便留在家里种种花、搞搞清结。她总是很快回来陪我,怕我担心嘛。下午则是我们出外愉乐的时间,去逛商场、看看电影、逛逛公圆,专挑些不大会遇到熟人的地方。在外头,我们亲密无间,过一下拍拖瘾。在旁人眼里,我们就是一对情人,羡慕死了那些男人。到了晚饭过后,我们总是迫不急待地把生殖器结合上,然后穿上三角裤,就这样度过那漫长的一夜。这就是我们的生活,完全的性生活。刚才提到外出,当然是以车代步啦。在开车时,我们哪能忍耐寂漠。上车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性交。象平日一样,我坐在司机座,亚莉就坐在我的腿上,用她那小穴套住我的老弟,然后抱住我,直到觉得坐得舒服后才开车。我的车速尽量慢点,一来为了避免意外,二来这么好的时光长一点也无所为。

  为了不让别人看到我们在车里干什么,我把挡风玻璃都换成银白色反光的那种。

  这下子,车就成了我们的性爱流动站,我的流动餐车。两人生活在一起自然有不少的情趣。例如,当她在厨房里干活时,只穿着一张围裙和乳罩,其它什么都没穿。露出可爱的小背、圆滑的屁股、修长的美腿,好性感好诱人。看得我性欲高涨,我就偷偷专入她的跨下,用嘴对她的迷洞发起突然袭击。这一舔,马上使她春心荡漾,腿都发软了。只好停下手来,扶着水池边,张开大腿让我亲任我舔,直到我肯停嘴为至。再有一次,发生了小小的误会。那天她去买菜特别久,比往常几乎多了一个小时,我可焦急啦,一味糊思乱想,最怕她被别人抢去了。当她回来一进门时,我一下子将她压在墙上,撩起裙把她的内裤撕下后,立即挺起肉棒插入小穴的深处,凭感觉地试探她有无与别人糊混。可怜的小穴还没来得急出水,疼得她将我的头抱得紧紧的,但是却坚强的一声不吭。抬起一条腿,让我更好的进入,也可以减轻疼痛。 "你去哪里啦,那么久,担心死我了。“ "对不起,我刚才遇到了个女同事,多聊了一会儿,要你担心,真对不起。”我知道错了,但还是顾意地黑着脸。我带她回到床上。她大概估计我要惩罚她,她就自觉地脱光衣服,躺在床上张开双腿。眼里充满了歉意。我拿起一支针,反开她的大阴唇肉,就在上面刺上几个字——龙某某至爱。我很不忍心,但又怕她移情别恋,就想出这个方法让她时时刻刻记得我。这使她痛得泪流满面。刺完后我都心碎了,紧紧抱着她,一边帮她擦眼泪一边说: "对不起,我太想你了,希望你能永远记得我。“ "我的一切早已属于你一个人了,无论你怎样对待我,怎样玩弄我,我都会很乐意地接受的。”

  至此之后,我俩更是形影不离,去哪儿都在一起,极少分开。在这里我有几点要说明一下的。一是生活开支。我们开支不大,只是些日常开支,如滋补品费、化壮品费、愉乐开消、亚莉寄回家的家用等等。以我的退休金、银行存款,儿子的保险赔偿足以应付。二是亚莉的避孕问题。在她搬进来住之前,我们就商量好了。她做了个避孕手术,即把两根细短的药管植在胳膊的皮下。药管会抑制某种内分泌,从而达到避孕的效果(至于什么内分泌大家都清楚)。有效期约为一年。

  三是卫生问题。她是护士,当然会注意。每天都要我用酒精洗手洗宝贝,她自己也一样。这样才玩得放心玩得开心。

【完】
共1条数据 当前:1/1页 首页 上一页 1 下一页 尾页